枢言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心做し

#私设多得好比那啥

#Thor黑手党设定,loki人造人设定。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HE妥妥的。
#努力把ooc掐死在摇篮里。

#大概会是一个一发完的短篇?!

      骤雨初歇。金发蓝眼的男人吐出口中浓稠的鲜血,抬起胳膊将散落的长发有条不絮地扎好。汗水血水与雨水的混合物沾湿了两弯澈透的汪洋,男人天蓝的眼瞳上层层蜿蜒的殷红缓缓褪去。方才还手持枪支耀武扬威的家伙此时不是在沙滩上痛不欲生,就是几颗白牙稀稀落落,再也没有兴致跳起来去找男人的麻烦。

     "一杯血腥玛丽。"沙滩附近的一家小酒吧里,男人随意地擦了一下裂开的嘴角,又淡然地摊在了一把交椅上,天蓝的双眸扫过侍者的同时扯开了松垮的领带。

     "Thor,你又去打架了?"亚麻色卷发的女孩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琥珀色的瞳仁里隐匿着的锋芒却能与Thor曾幸遇的某位身手敏捷身量窈窕的女性相媲美。她熟练地捞起一个空的玻璃杯,却不是调了血腥玛丽。

    "他们先动的手。明明都提前打过招呼了,还是这么固执。"Thor不悦地盯着Candy上下翻飞的手指,往玻璃杯里倾倒了各色奇异的液体。

     "唉。老爸为什么把这事交给我啊。"明明知道我会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揍一顿再说。Thor在心里碎碎念,瞧见面前这杯挥发着冷气颜色却怎么看怎么不对的鸡尾酒眉头紧皱。

      "这啥?"他不满地曲起指节,在吧台的桌面上重重敲了两下。

      "店里新品。我让她特意配给你的。还满意吗,brother?"仅一瞬,Thor便从挺拔的脊背到脚底从头到尾被冻了个彻底。

       他好像想起来一些事。比如他答应亲爱的弟弟一起去干一架,电光火石之间自己却生了忧虑,于是放了几片安眠药在弟弟的水杯里然后满意地扬长而去的事。

       loki的指尖似是无意地绕过他的发梢,背后人贴的越近,他越是觉得酒吧里的空调温度开始一寸寸地下降了。天刚晴。Thor却觉得又要开始下了。‘

      "Thor,你真脏。"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嫌弃。猝不及防,弟弟放大的脸便凑近了自己。细长的碧眼盛装着满满的调侃与戏谑,微眯的瞳仁像一条优雅又危险的蛇的竖瞳。挺直的鼻梁下,薄薄的唇是淡粉色的。味道尝起来像棉花糖。这他是深知的。

      Thor的舌尖向外探了探。沿着唇沿转了一圈。好像有那么一点热。

      "啧。调情回家调去。"Candy头都懒得抬,细细擦拭杯脚的同时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Thor表示他可是看到了吧里不只一桌的情侣嬉笑亲吻着,十指相扣。

     "哦。我不管。反正你们别在这里闪瞎我的眼睛。"她是这么回答的。

     "那么,夜安,Lady."loki勾勾唇角,绅士地鞠了一躬。

     夜色迷人而深沉。墨染的幕布上,璀璨的光点闪烁不定。拂发的夜风恰似情人间的低语,呢喃不清。

     空调的温度已是调到最适。Thor把玩着身上人软柔的长发,时不时温柔地吻着他的额头。

     Loki慵懒地伏在他的胸膛上,锁骨上暧昧痕迹数不胜数,它们顺着他优美的腰线一直向下。他的眸子蒙着点水汽,唇是接过吻的润泽。

     Thor纵是日夜对着这么一个人,此时也不禁有些痴了。

     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他真的不清楚。

     他记得最清的是那天就在这个房子的阳台上。Loki穿了一件漆黑的风衣,光着脚,皮肤白皙得仿若畏惧着天光的吸血鬼。

     他问他,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不是你的弟弟。他安静地微笑着,哥,你会不会不要我?死水一般的双眼里,照不进一点天光,只有无限的痛楚,深于海的悲哀,和可怕的缄默。

     Thor,我爱你。他无声地笑着,然后向后倒去。

     "走什么神呢。"loki掰过他的脑袋,让他们四目相对,不容置疑。

     "我明天出去一下。你在家好好待着。懂吗?“赫然是外出的妻子对不大老实的丈夫的叮嘱。

     "嗯。"Thor有点心不在焉。几秒后,他忽然问:“那杯酒里到底是啥?

 ”那么怪异的味道,他应该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普通的几种鸡尾酒。对了,好像还有点X药。"他亲爱的弟弟托着下巴,懒散地打着哈欠。

     " ......."

     一座古老的石桥上,长腿细腰的男人沉默地注视着来往。他碧绿的眼眸闪动着冷血动物一般冰冷的光。

     他在等Laufey。他的亲生父亲。

     两个小时后,他还在等待。车水马龙中,他立得像棵孤傲的树。

     "loki,对吧。"压低了帽檐的矮个男人低低地笑着,诡异无比。他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只墨绿的眼睛。"那边聊,如何?“语气不容置疑。

     loki抬腿走向路那边的咖啡店,算是默许。

     "把我的身体还给我。"身体刚沾沙发,他便这么说道。他将目光投到桌上当做摆饰的紫罗兰上,连半点视线都吝于投向他这个所谓的父亲。

     Laufey是个疯狂的科学家。十五年前因研究人造人并将其用于战争而遭到政府逮捕入狱。他的儿子是第一个受害者。在他不谙人事的时候,便被变成了人造人。而Loki原本的身体被安置在实验室的秘密地点,无人知晓。

     所以现在loki使用的是人造人的身体。也是军用的那种。这也是 Thor不愿带他出去打群架的原因。揍几个人过一下手瘾就好,但一旦弄出人命来,那可就麻烦了。

       Laufey挑眉,也是同样的直白:“好处是什么?”

       "你的研究报告。"loki唇间吐出的寥寥几字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

       "好。不过,为什么要这么选择?人类的身躯脆弱无助,现在你的身体,可是千金难求。"Laufey思忖了一会儿,些许不解。

        "你不需要知道。"他眉梢微微挑起,冷然道。Laufey的车在外面等着,他知道。他的指尖在Laufey的视线盲区下摩挲着银质匕首繁美的花纹,心跳在冰冷的触感下恢复了平静。

         为什么?因为他想作为一个正常人,一个普通人,一个有心跳的人类和他爱的人在一起。因此他渴望生老病死,渴望痛楚,渴望疯狂,也渴望昭示着生的心跳。

         这些他现在都没有,但是,很快就会有了。

         他靠着皮质座椅,隐隐有些腰痛。"Thor那家伙,真是......算了,说起来自己也给他下了点安眠药,算是两清。

         忽然一阵尖锐的长鸣呼啸而至,loki惊讶地转过头,一辆异常熟悉的大黄蜂雄赳赳气昂昂地咬着奥迪的屁股。他无力扶额。这个笨蛋!他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自保。他悄悄地掏出匕首,手臂上却蔓延来一阵刺痛。操。他低声骂了一句,视野开始昏沉。最后一眼看到的是Laufey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和他阴阳怪气的语调。

       "  来之前都已经警告你不要有什么小动作了。小蛇。"

       手腕的刺痛和冷冰冰的地面驱使loki挣扎着掀开了眼皮。他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实验室,和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面对着身旁金发的傻大个乐呵呵的样子他在思考着等下绳子解开后先送他几个爆栗子。

     他瞪着自己的哥哥,嘴抿得紧紧的。

     "Loki,额,我错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认错的哥哥看起来有好多话要说。不过他没有给Thor长篇大论的机会。

     干净利落地解决了身上的绳索,又掏出匕首划断了Thor身上的。他随手找了块胶布拍在Thor嘴巴上。"闭嘴。"他的头真的痛到一定程度。

     "主室东南角,一定在那里。"loki沉吟片刻,缓缓勾起唇角。

     "不是,这都是怎么回事?”Thor呆愣着瞅着他驾轻就熟地点开了实验室的全景地图,端详着。

      "你都已经自己查过了吧。Brother."loki垂了眼眸,收起了萤蓝色的电子图,他身手想拽开门,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拽住手腕。

      掌心的温度一如既往,此时却烧灼着他苍白的皮肤。

      "别去。"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口,但他们找不到一个可以逃离的闸门。

      Thor确确实实查阅过有关内容。其中一条,他记得最深。loki这种情况,回到原身是极为困难的。其中原因种种,错综复杂。

      你凭什么不让我去?我想做一个普通人,可以和你白头偕老的,拥有一颗正常跳动的心脏的,难道这都不行吗?那天他最爱的弟弟泪痕满面,他歇斯底里地诘问他,声声刺进他心里,声声见血。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有错吗?

       此时此刻loki倔强的眼神仿佛与那时紧紧地契合在一起,他的手颤抖着,松开了。

       loki的手臂从他的手中滑落。I‘m sorry,brother.他无声地向他的爱人道别,然后再也没有回头。

      铁门一下子紧紧关闭,任凭门内的男人痛苦地咆哮。

      一声巨响,男人嘶哑的声音像被突兀地阻断了一般。

      "loki!"无人应。

       一个月后。

       星辰闪烁,烟云密布的一个雨夜。Thor的房间里还亮着灯。里面有两个人。一个金发蓝眼,一个黑发碧眼。

       "然后你是怎么回来的,小坏蛋?“金发的男人坏心眼地揉搓着身下人敏感处,心满意足地欣赏着他迷离的表情。

       "啊哈.....老不死的Laufey在那里装了一个炸弹......嗯啊......然后我就把炸弹拆了......结果底下还有一个......""loki抓着男人坚实的肩膀,喘息不断。

       "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变成蛇啦。幸好可以变回去。"他舔上男人的耳垂,贴着男人火热的胸膛。两颗心跳动的频率几乎相同。

        "So why don't you give us a kiss?"他笑着凑向Thor,眸里流动着深沉爱意。

         "Of course."


   这里是新建的老九门语c群~招新人:不禁白,不禁图,可开性转、幼体,进群选皮改名片,不可重皮,顺便问一下有没有吃一八的佛爷和齐八皮的群主对个戏什么的~总之欢迎入群,祝愉~

喜欢玛丽妹子~话说香菜的声音好甜⁄(⁄ ⁄•⁄ω⁄•⁄ ⁄)⁄